甬城之战
  作者:崔强强  时间:2018-11-28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
宁波,简称甬,地处东南沿海,东有舟山群岛,北濒杭州湾,南临三门湾,典型的鱼米之乡兼海港城市。在这片美丽富饶的甬城大地上,中国铁建大桥局三公司精耕细作10年,从轨道交通1号线、2号线再到5号线,每一条线都浸透着三公司人辛勤的汗水,见证着甬城轨道交通的发展轨迹。

宁波市轨道交通5号线TJ5105标由钱湖南路站和鄞县大道下穿钱湖南路市政隧道组成。钱湖南路站位于鄞县大道与钱湖南路交叉口,车站全长177.8米;鄞县大道下穿钱湖南路的市政隧道呈东西向布置,全长549米,其中暗埋段全长309米,下穿通道与轨道车站叠建段全长177.8米,暗埋段下穿钱湖路。钱湖南路站与鄞县大道下穿钱湖南路的市政隧道合建。就这么一个车站和市政隧道,工期却长达1339天,施工难度可见一斑。

“这几天,项目的当务之急是19号的一期导改,这是个重大节点。”项目书记谭福海,一米八几的个子,给人一种东北大汉的既视感,却没有平时耳朵中东北人的粗犷,由于长时间在阳光下暴晒,脸上和胳膊上都晒脱皮了,一见面就开始跟我聊项目近期工作情况。对于干工程的人来说,“节点”这个词真是太熟悉不过了,与之相匹配的词眼有“忙、累、急”。但“导改”还是第一次听说,心里没啥概念。真正让我接触导改并印象深刻的是亲身参与了谭书记口中的导改。导改即交通疏导措施,主要是对交通的路线——走向、标志、状况进行改造,用于市政工程施工或维护阶段。

919日,导改的日子如期而至。“我也是农村出来的,从小在家干农活时就常听大人们说,不怕慢,就怕站。今天的导改很重要,慢点没事儿,希望大家都要动起来。”说这话的是项目经理王树良,个高且瘦,皮肤黝黑,平时脸上都堆着笑,今天却格外的严肃。会后,大家就如往常一样各忙各的去了,并没有谈论太多导改的问题,殊不知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罢了。

“项目全体人员晚饭后到西北角邮政大厦前集合,计划今晚10点开始导改。” 晚饭前,微信群里的一个通知打破了原有的宁静,“暴风雨”要来了。饭后,大家相继前往指定地点,王总和谭书记早就在那等着了。他们与几个工人席地而坐,一边跟工人交代导改相关事宜,一边等着盒饭。从早上到现在,他们已经在现场蹲了一天了,中午盒饭,晚上还是盒饭。“你、你,负责指挥钱湖南路的交通;你俩,负责鄞县大道;剩下的人全部准备拉水码和隔离护栏。”等大家都到齐后,王总指着导改示意图,比划着给大家做了详细安排。

由于不能影响车辆的正常通行,且车流量每日都不一样,导改具体开始时间要根据当晚的交通量来定。而本次导改位于鄞县大道与钱湖南路交叉口,地处繁华地带,四周分别是电信大厦、盛世天城小区、浙江万里学院、院士公园,路过此交叉口的公交线路众达30多班,人流量和车流量大,大家从傍晚6点半开始准备,一直忙到凌晨12点。凌晨的宁波少了些白天的喧嚣,大多数人在这个时间已经入睡了,附近盛世天城小区的高楼偶有三两户人家亮着灯,它的主人或许也和我们一样,加班加点工作,只为按时完成各自的“壮举”。导改正式开始。

推水码、拉隔离护栏、指挥交通,大家按照此前安排迅速就位,做着自己的工作,生怕拖了后腿。水码是个塑料东西,体积虽大,人推着也好,拉着也罢,不太费啥力气。俗话说:“路遥无轻物”,活多也是。刚开始,推水码的人身手敏捷,一条条临时的隔离栏很快就成形了,慢慢地,他们的速度慢了下来,姿势也由原来的拉着变成了推着,讲究一下策略,利用身体的重量来让自己省点力气。道路中间的隔离护栏可是实打实的铁家伙,每一节都十分沉重,一个人不下点力气真拉不动,一般都得两个人合作,一拉一推。而现场的护栏很多都是三五个、甚至十来个连在一起的,想让它挪挪窝,相当不容易。遇到好几个连在一起的,谭书记都会招呼几个人,交叉着站在护栏两边,边使劲边喊口号,帮助大家一起发力的同时还不能声音过高,只能压着嗓子以免扰民。王总则一会儿跑东,一会儿跑西,每到一个地方都搭把手,顺便看看进展情况。几个来回下来,大家都累得气喘吁吁,汗水直流,边用衣服擦汗,相互间还会念叨两句,给自己和别人都加把劲。要是累得不行了,就靠在护栏上歇会,最后干脆坐在护栏上或地上。

一直忙活到凌晨2点多,眼看着导改就要完成了,大家也实在干不动了,为了鼓舞士气,谭书记亲自去找便利店为大家买了红牛等饮料,一来让大家解解渴,二来也是让大家喘口气,歇会再干。“这么多天,我们起早贪黑的为了什么?不就是为了按期完成导改么!现在,我们已经看到曙光了,我知道大家都很累,我也累,再坚持一下,胜利就在前方。”王总累得有点站不住了,干脆盘着腿坐在地上,利用大家喝饮料时间给大家作动员。简单喝了点东西,大家收拾好空瓶子又干了起来。

指挥交通的人相对轻松一点,眼看有些人累得不行了,就主动要求换一下位置,大家就这么相互帮衬着。凌晨3点左右,现场西北角的护栏率先全部摆放完毕。空闲下来的人带来了绳子和叉车赶紧往东北角和西南角集合,因为实在太累了,路上的车也基本没有了,最后就用绳子把护栏绑在叉车上大家扶着拖着走。凌晨4点,所有护栏、水码按计划归位,导改顺利完成。打扫干净现场,大家往回走的时候,走路都有点飘了。对于多数人来说,我们可能没有机会看到洛杉矶早上4点钟的样子,但我们领略了宁波早晨4点的样子。此时,天上的月亮很圆,星星也很亮,离中秋节还有几天。

中秋节,又称团圆节,既然是团圆节,大家就应该是亲人欢聚一堂,吃着月饼,共同赏月,讲述古代类似嫦娥奔月的各种传说。然而这种与家人一起把酒言欢、畅所欲言的时刻对于工程局的人来说,绝对是一种奢侈。每每逢年过节,工程人大多数是坚守在自己的岗位,唯一的慰藉也就是给家人打个电话去个问候,时间长了,也就害怕过节了。导改完成了,中秋节也临近了,而项目部的所有人还未搬进项目部。为了在中秋节来临之前给项目职工营造家的感觉,当务之急就是抓紧组织大家住进项目驻地,时间节点卡在9月23日。收拾自己的东西、收拾项目的东西;全员出动、划分责任区,打扫项目驻地卫生;购置办公桌椅、床及床上用品等,又是节点,又是一阵急急忙忙。

“吕总,这些图纸是我从前期项目部会议室拿过来的,你看先放哪儿?我觉得最好是找个地方锁起来,丢了就麻烦了。”“亮哥,你往那边儿挪一下,这儿灰大,别弄你身上了。”“来,你帮我搭把手,把这张床摆到那个屋。”经历了导改的共同作战,面对这次没有过多特意安排的搬家,大家都是这个帮个忙,那个搭把手,不分你我,只为一个共同的大家。

一切准备就绪。9月23日,项目职工顺利搬进项目部。第二天中秋节,晚上,项目全体职工在会议室举行了座谈会,每个人轮流发言,或表达对远方亲人的祝福和思念,或表达对公司的美好祝福。人住进来了,驻地一下子有了家的感觉了,温暖又带有遗憾。

如果说连续实现了两个节点是一种挑战的话,接下来的将是更大的挑战——正式开工。开工是个系统工程,准备工作几乎涉及每个部室。技术质量部长齐亮是个光杆司令,瘦得一阵风都能刮倒了,他白天忙着跑现场,一待就是一天,晚上回来还得画图、编制各种施工方案、核对工程量、提物资计划等,还得跟计划部一起清图,连续加了一周的班,每天忙得团团转,晚上十二点前基本没睡过觉,早上起来还总是一脸没睡醒的样子。“我平均每天能接100多个电话,现在听到手机响就脑袋疼。”齐亮刚说完,电话又响了。

安全环保部也不轻松,施工现场边上是万里学院,附近还有一个国家环保监测点,噪音不能太高,对空气质量要求也特别高,这样一来,安环部每天除了日常工作外,还得实时关注附近的空气质量情况,做好防尘工作;大型机械设备产生的噪音还不能影响学校正常的教学秩序。“我每天都要在工地走好几个来回,瞅瞅围挡,检查一下临电,看看民工宿舍和门禁系统,一天下来不少走路,这段儿时间几乎每天都占据着微信计步榜首。”安全环保部副部长孟凡超,没事爱打个篮球,说起话来脸上总是堆着笑容。其他部室呢,放样的放样,做试验的做试验,询价采购物资的采购物资,各司其职,一个字形容就是忙。

忙归忙,但不能乱。开工前的那几天,项目每天下午都会在会议室开会,梳理各部室开工前所需完成工作、已完成工作及未完成工作,针对未完成工作做好原因分析,及时解决工作中遇到的问题,目的只有一个——按节点正式开工。10月20日,经过近一个月的紧张忙碌,项目正式开工了。开工仪式上,项目经理王树良表达了对项目全体职工的感谢,感谢大家这么久以来夜以继日的努力。这一天,感冒加发烧的齐亮走路都有点晃悠,当他代表项目青年职工从王总手上接过了青年突击队的旗子的时候,也接过了沉重的担子。

人生就像一杯没有加糖的咖啡,喝起来是苦涩的,回味起来却有久久不会退去的余味。人生是这样,工作亦是。“导改那天,天没亮就去现场了,午饭和晚饭都在工地吃的,一直干到第二天凌晨4点多,真是累得腿都软了,好在都已经过去了。”说起导改,王总还是记忆犹新。“我之前一直干高铁,全线几十公里,我是既开车又搞征地协调,一天下来累得够呛;第一次干地铁,经历了导改和开工,市政项目也不容易啊!”谭书记如是说。

一个篱笆三个桩,一个好汉三个帮。单枪匹马力量有限,团结协作却可以一往无前。一期一次导改顺利完成不仅倾注着5105标全员的心血,也浸透着2212标兄弟们的汗水;顺利入住驻地离不开大家的齐心协力;正式开工更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。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,行拂乱其所为,所以动心忍性,曾益其所不能。过去的时间已经定格在了各个节点,翻过这些,等待着5105标的将是更大的挑战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