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样的青春不太苦
  作者:鞠鹏华  时间:2018-11-28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
看着办公室窗外黑黢黢的,我才意识到晚饭时间到了,我匆匆走进食堂,看着零星坐着的两桌人都在安安静静地吃饭,只有偶尔的几句聊天声,我赶忙盛了饭找了空位坐下,才想起少了技术部、测量班几个爱开玩笑、大嗓门的小伙子,平日里最热闹的食堂连着几天开饭的时候都静悄悄的,让我都忘了开饭的时间了。吃完饭,我刚踏出食堂门,便听到不远处传来爽朗地笑声,循声望去,原来是工地皮卡车回来了,只见几个小伙子一边卸仪器,一边说笑着。我径直走过去,说:“这都七点多了,你们先去吃饭,等下再收拾吧!”王崧宇一手拎着脚架,一手拍着身上的灰,笑嘻嘻地说:“我们在工地上喝西北风都喝饱了。”借着路灯的光,看着他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,配上昆明特有紫外线照射而成的黑亮皮肤,我忍不住打趣到:“哎,我说崧宇,我才发现,你这牙齿完全可以做黑人牙膏广告了啊!”周遭的人听了都哈哈大笑起来,我这才发现在工地跑的小伙子们几乎都可以做牙膏广告的模特了。

项目技术、测量的技术员一水儿的90后,最小的97年。近来我整理电脑里的照片资料,偶然间翻看到王崧宇、郑永超、许磊这些2017年的新学员刚到项目报到时的照片,那时他们初出校园,穿着统一的白衬衫,肤色白皙,洋溢着青春的美好。无论平常在工地多忙多累,晚饭后他们都会跑到操场上来一场酣畅淋漓的篮球赛,他们的热情和力量就像上足了发条的马达。而最近现场路床交验,小伙子们每天早七晚七,入冬天短夜长的特点,给我的感觉几乎是神龙见首不见尾。连他们一贯最爱的篮球场也失去了活力,被冬天的萧条所掩埋。

这天,难得在午饭的时间碰到正常时间赶回吃饭的小伙子们,才猛然发现短短一个礼拜的时间,这高强度的紫外线给每个人镀上了一层天然的夜行衣。当王崧宇端着碗坐在我对面,看到他那双黑紫还有些皴裂的手尤其在洁白的瓷碗对照下,虽然只有21岁,你也绝对无法把他和“小鲜肉”这个词联系起来。我突然有些难受,吃过饭后,匆匆追上崧宇的脚步,不经意地和他聊着:“崧宇,你来项目一年多了吧,时间真快,我还记得刚来时,你背着双肩包,穿着白球鞋,架着眼镜,斯斯文文的学生模样。当时我还想这样瘦弱的小男孩能受得了工地风吹雨淋,暴晒吃土的苦吗?没想到你还真坚持下来了。怎么样,有没有觉得后悔选了这行啊?”他对我的话似乎感到有些突然,摸着脑袋说:“鞠姐,你这是咋了?你说你一个女同志都不觉得苦,我咋会觉得苦呢?我看到前几天新闻里关于港珠澳大桥通车的报道,我觉得特牛掰,我觉得将来我们也一定会干比这还牛掰的工程。等到那时候,我就拉个条幅‘我们真的不苦,我们真的很牛!’”

时间真的是最好的记忆,一年有余的时间,几个小伙子虽然外貌变得有些粗糙,但他们的内心却更加细腻、成熟,他们褪去了稚嫩,换上了独立担当。他们可以娴熟地安排施工机械,可以游刃有余地使用CAD,可以专业地给工人进行技术讲解。用王崧宇常说的一句玩笑话来诠释最好不过了:“虽然舍掉了盛世美颜,丢掉了AJ、椰子鞋,但我们并不是糙汉子,我们有力量,我们有智慧,我们是工程局的美男子啊!”

青春中没有等待的果实,只有昂扬的斗志去收获,拥有了那无比绚烂的青春,于是便有了生机盎然的世界。我想替工程局的青年们摇旗呐喊:“来吧,我们的青春不太苦,我们的青春真的酷!”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